万博

拜登父子案之外“电话门”暴露特朗普与外交圈

时间:2019-10-22 05:38     来源:万博

  当地时间9月24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宣布正式启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引起事件的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线日被公开,匿名举报人的投诉内容也在26日被公布。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白宫当天公布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7月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录音文本。 视觉中国 图

  根据通话的文字记录,特朗普向泽连斯基求助,希望他能“协助”调查一下他的竞争对手,美国前副总统、重要的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与其儿子,这被人看作弹劾的“证据”。

  但在弹劾调查之外,特朗普与泽连斯基对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的奚落也引起了美国外交官们的担忧。泽连斯基向特朗普强调自己曾住在特朗普大厦,则又一次引起和美国舆论批评特朗普可能在以权谋私,也让外交人士担心外国政要是否会越发普遍地利用“住进特朗普大厦”来讨特朗普欢心。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特朗普和泽连斯基都批评了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是一个“糟糕的大使”。

  根据通话的文字记录,特朗普在通话中向泽连斯基批评约万诺维奇称她是一个“烦”。泽连斯基对此表示同意,称约万诺维奇对他很不友好,更崇拜乌克兰上一任总统波罗申科,而不接受泽连斯基成为总统的事实。

  根据美国有线日报道,在通话记录被公开后,外交官们正集结起来表达对约万诺维奇的支持。在26日,代表美国外交界的两个主要团体与美国外交学院一起发表了声明,称特朗普有关外交官的评论“令人深感不安”。

  约万诺维奇是一名职业外交官,曾在三届总统的任期内担任大使,并于2016年8月上任驻乌克兰大使一职。2019年5月,约瓦诺维奇被召回美国,比原定的卸任时间早了几个月。

  多名美国前官员表示,约万诺维奇“坚定地”致力于实现美国在乌克兰的外交政策目标,并直言不讳地批评乌克兰的腐败现象。

  CNN称,通话记录和匿名举报人的投诉内容,进一步佐证了约万诺维奇在去年5月被免职是出于政治因素。根据通话记录,特朗普在批评完约万诺维奇后补充说:“她将经历一些事情。”这引起了美国外交学院的关切。26日,美国外交学院的两位退休负责人表示,特朗普的这种声明的威胁意味令人深感不安。

  成员涵盖美国在职与退休的外交官员的组织美国对外服务协会(the American Foreign Service Association)在26日的一份声明中呼吁“所有美国人尊重敬业的外交官的无党派、非政治性的工作”。声明说:“我们国家需要专业的、无党派的外交部门……我们的成员誓言要为自己的国家与国家利益服务。对他们的正直、对他们不为党派服务的承诺的任何攻击,都会给他们、他们的家人和我们的国家带来极大的伤害。”

  美国退休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 Burns)于26日表示,约万诺维奇是一位工作高效与品格高尚的外交官,他向CNN表示,特朗普提前解雇约万诺维奇的行为将打击外交官们的士气。

  根据通话记录,当特朗普表示他有很多乌克兰朋友时,泽连斯基说,他也有相当多的乌克兰朋友住在美国。“上一次我去美国旅行时,我住在纽约中央公园附近,我住在特朗普大厦。”看上去,泽连斯基是在通过告诉特朗普自己曾在他名下的酒店过夜以博得好感。这再次引发外界对外国官员试图通过入住特朗普大厦而影响特朗普决策的担忧。

  人与外事专家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就多次发出警告,担心外国领导人通过在特朗普的财产上花钱来影响特朗普。根据《华盛顿邮报》26日报道,泽连斯基强调自己入住特朗普大厦,是首个被公开的外国领导人以住特朗普名下酒店“套近乎”的例子。

  其他乌克兰官员也光顾过特朗普的财产。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位泽连斯基的高级助手曾于7月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大厦与特朗普律师朱利安尼会面。

  早在2016年,特朗普的生意就做到了华盛顿。就在他当选总统前的几个月,特朗普大厦在华盛顿开张。这家距离白宫不远的酒店由华盛顿特区具有标志意义的邮局大楼改造而成,改造工程耗费2亿美元。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这里已经成为各色政客、外国代表和说客云集的圣地。《卫报》报道称,自从特朗普当选以来,特朗普的酒店已经变成了沙特、土耳其、马来西亚、尼日利亚等国政府代表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几家非政府组织团体都表达了对这种“政治风气”的担忧。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3月,为沙特政府工作的游说组织MSL Group Americas花了27万美元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住宿、用餐和停车;2018年3月,沙特王储随行人员住在纽约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使该酒店的季度利润上升了13%。报道指出,这似乎表明,外国领导人通过入住特朗普名下酒店影响特朗普决策,已成为普遍的现象。

  不过,因为尚不清楚泽连斯基是在什么时候入住特朗普大厦的,特朗普可能未违反所谓的“外交报酬条款”(foreign emoluments clause),该条款禁止总统接收“来自任何国王、王子或国家的礼物”。泽连斯基的发言人拒绝透露其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入住的时间,但泽连斯基于2018年3月于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几幅包含中央公园的纽约市照片,那时他还没有参与总统竞选。如果泽连斯基只是作为私人外出度假,那就不构成“直接向总统付费”的问题。

  25日,在弹劾调查之外,人开始要求获得更多有关特朗普酒店业务的信息。在众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运输和基础设施委员会的人质问总务管理局(将旧邮局大楼租给特朗普改建酒店的机构)的官员,为什么一再拒绝交出与该项目有关的财务记录和法律备忘录。

  根据特朗普的企业集团与总务管理局达成的租赁协议,在酒店达到一定盈利水平后,政府应当获得一定的收益。然而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要求将酒店业绩信息保密,总务管理局因此未提供有关信息。

  总务管理局的公共建筑事务负责人丹·马修斯(Dan Mathews)表示,该机构在去年就从特朗普的企业集团中获得了300万美元的基本年租金,机构也正在审查还需要发布多少额外的财务信息。

  运输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中的共和党人批评所谓的听证会只因政治动机而起。共和党人马克·米道斯(Mark Meadows)说,委员会应该专注于基础设施改善与救灾问题上,而不是去调查酒店项目。米道斯认为,对于美国纳税人来说,特朗普大厦是一笔好买卖,旧邮局大楼在被特朗普改造成酒店之前处于亏损状态,如今却在为政府盈利。



相关阅读:万博

万博万博 |万博公司要闻 |万博解决方案 |万博企业文化 |万博关于 |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