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

“孝敬”总统?彭斯出访不远300公里住特朗普酒

时间:2019-09-23 14:31     来源:万博

  美国副总统彭斯近日在访问爱尔兰期间舍近求远,住进特朗普总统名下的一家酒店,招来骂声,竟成为他这趟乏善可陈的欧洲之行中最大的“亮点”。

  9月2日到3日,彭斯到访爱尔兰,他与爱尔兰领导人在该国首都都柏林举行会谈,但是在爱尔兰停留的两个晚上他并没有在都柏林的酒店下榻,而是住进了距离都柏林数百公里远的一家属于特朗普的酒店。彭斯这一安排着实奇怪,外界不禁怀疑他选择住在特朗普酒店的动机,美国质疑彭斯变相把纳税人的钱送进特朗普的口袋。

  彭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喜欢到特朗普家的酒店消费的政府要员,争相光顾特朗普酒店的人在华盛顿大有人在。特朗普在华盛顿总统当得兴致勃勃,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

  彭斯下榻的这家五星级酒店是位于爱尔兰西海岸敦贝格特的朗普国际高尔夫俱乐部,今年6月特朗普短暂访问爱尔兰期间,这里也曾接待过特朗普一家。这里距离位于爱尔兰东海岸的爱尔兰首都都柏林有近300公里的路程。从敦贝格到都柏林,要坐40分钟的飞机,还要坐几小时的汽车。

  彭斯下榻的特朗普名下的酒店距离都柏林近300公里 彭斯选择住在这里可谓舍近求远。彭斯的幕僚长马克肖特3日称,特朗普曾经建议彭斯入住敦贝格的这家特朗普酒店,不过白宫随即否认特朗普曾这样建议。彭斯团队4日又发表声明,声称彭斯入住特朗普酒店与特朗普没有任何关系,特朗普当天也否认曾要求或建议彭斯这样做。

  彭斯本人解释说,入住这家酒店是出于家庭原因。彭斯的曾祖父曾经居住在敦贝格,彭斯夫妇也曾多次携子女回到敦贝格走访同族亲友。彭斯称,在敦贝格只有特朗普酒店可以容纳下他的出访团队,因为敦贝格是一个人口仅200多人的小村庄。

  彭斯的辩解没有平息外界的愤怒,连日来他成了美国媒体追批的对象,媒体将此作为特朗普政府腐败的最新例证。

  尽管彭斯称他自己掏腰包支付了家人的费用,不过《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保罗沃德曼(Paul Waldman)指出,“重点不是为美国纳税人省下几千块钱,而是彭斯不得不打开自己的腰包好让特朗普赚几块钱”。

  做这种自掏腰包让“老板”特朗普赚钱的事,彭斯不是第一个。就在上个月,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就被曝出花费3万美元在位于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预订房间,举办私人派对。前不久出任驻美国联合国大使的凯利克拉夫特是特朗普国际酒店的VIP会员,她因为在担任驻加拿大大使的15个月中有大半时间待在美国而别成为“缺勤大使”,而在回国期间,她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住了29天。就连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官尼尔戈萨其也不例外, 2017年9月他曾在这家酒店向一个有影响力的保守派团体发表演讲。

  据非党派政府监督机构Crew统计,截至今年6月,特朗普至少访问他的这家酒店21次,政府行政部门官员至少前往263次。国会议员或者议员们的幕僚至少前往453次。

  据一直跟踪这一议题的美国记者扎克艾佛森(Zach Everson)称,在32名前任及现任特朗普内阁成员中,有24人曾到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消费,53名共和党籍国会参议员中26人曾到这里。艾佛森称,“这是共和党人支持总统的方式——支持他的生意。”

  彭斯也不例外,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记录,彭斯创建的政治筹款组织“伟大美国委员会”,迄今为止已经在特朗普的产业消费了225553.03美元。

  《华盛顿邮报》指出,如今,在特朗普名下的产业举办活动好让“老板”特朗普有利可图,在共和党中“几乎已经是强制性的了”。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共和党组织已经在特朗普的酒店等产业中花费了近500万美元。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实际上特朗普此前就曾建议他的内阁成员和顾问们在外旅行时入住自家的酒店,因为特朗普真诚地相信自家酒店是最好的落脚点。不过在过去,大家都选择忽略他的建议,因为清楚这可能带来麻烦。

  尽管为避免被指涉及利益冲突,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将集团控制权移交给两名儿子,但是特朗普经常在他的酒店和俱乐部举办各类活动。据统计,他上任2年多以来在自己家的酒店或者俱乐部里带了289天。

  特朗普也热衷于向各国领导人推荐自己家酒店。在上个月刚刚结束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特朗普就提议下一次G7峰会可以在迈阿密的“特朗普多拉迈阿密俱乐部”举办,夸那里位置优越、场地宽敞又有隐私。

  2016年,特朗普的生意就做到了华盛顿。就在他当选总统前的几个月,特朗普国际酒店在华盛顿开张。这家距离白宫不远的酒店由华盛顿特区具有标志意义的邮局大楼改造而成,改造工程耗费2亿美元。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这里已经成为各色政客、外国代表和说客云集的圣地。

  英国《卫报》援引政府监督机构、美国国会前共和党成员和政策分析人士的说法,为了取悦特朗普,石油利益集团、支持拥枪的行业团体、保守派大佬、国会议员、各国外交官以及特朗普的形形色色的盟友,都蜂拥到位于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

  美国保守派政治新闻网站“华盛顿自由灯塔”总编辑马修康蒂内蒂(Matthew Continetti)今年6月撰文称,位于华盛顿的这家特朗普国际酒店对于华盛顿的新来者而言是一个通向特朗普的绝佳地点。

  《卫报》报道称,自从特朗普当选以来,特朗普的酒店已经变成了沙特、土耳其、马来西亚、尼日利亚等国政府代表最喜欢光顾的地方。从2016年10月到2017年3月,为沙特政府工作的游说组织MSL Group Americas花了27万美元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住宿、用餐和停车;2018年3月,沙特王储随行人员住在纽约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使该酒店的季度利润上升了13%。

  另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去年去年7月,一位富有的伊拉克酋长纳罗阿尔卡斯纳赞(Nahro al-Kasnazan)写信给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和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对伊朗采取强硬政策。4个月后,他住进了华盛顿特朗普国际酒店,在一间套房里待了26个晚上,估计总共花费数万美元。

  据今年5月白宫发布的年度财务报告显示,特朗普报告的他本人2018年的收入至少为4.34亿美元,比2017年的至少4.5亿美元略有下降,而他在华盛顿的这家特朗普国际酒店收入近4100万美元,高于2017年。



相关阅读:万博

万博万博 |万博公司要闻 |万博解决方案 |万博企业文化 |万博关于 |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