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

鲁豫这个人怎么样?

时间:2019-08-29 03:54     来源:万博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我看《鲁豫有约》她采访金庸、李敖的时候她还是翘着她的二郎腿,可是这两位前辈倒是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最近听说她又换男友了,好歹我就不说了,自己琢磨吧

  在大家质疑中,最集中的一点便是不满陈鲁豫提的问题经常出现一成不变。网友指出,小时候的数学成绩是其每次必问的问题,据网友们说,周华健、五月天、于丹等人来聊天时,陈鲁豫无一例外地问起了对方上学时的数学成绩,还直呼自己数学差,高考时考了110分。

  此外,网友还说,“你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红了?”、“你上网看别人对你的意见吗?”、“你小时候父母打你吗?”,这些问题是陈鲁豫在每次节目中必问的。一位名叫sausekay的网友批评道:“这些问题问一两次,观众会觉得ok,是主持需要,但如果逢人必问,那就是她脑残了。”

  访谈类节目中,主持人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要引导嘉宾畅所欲言,并给予合理的回应。个别网友指出,在嘉宾说话时,陈鲁豫的回应可以用“弱智”来形容。

  在访问邓超的那期,陈鲁豫一连说了6个“我也是”,雷到一片观众。此外,“真好,真好”、“真的,真的”、“对吧?对吧?”、“真的假的?我不相信!(向观众)你们相信吗?”,也是她在访谈中的口头禅。

  “(访谈类节目)最烦的就是经常冷场,(《鲁豫有约》)每个话题间都有很冷的迹象,要是遇到那种善谈的嘉宾还好,碰到那种不怎么会说话的,大家就只能一直笑一直笑来混时间。”这位名叫lris357的网友认为,陈鲁豫的这种弱智的回应方法,经常让节目陷入冷场的尴尬境地。

  有一期韩红作客《鲁豫有约》时,讲述了自己最初成名时比较浮躁的心态:“有一次上公共厕所,因为没带5毛钱,看公厕的大妈不让我进,我就说自己是歌星韩红,可大妈却不管什么明星不明星,没钱照样不让进。”韩红表示,通过这件事她领悟到自己其实和普通人一样,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讲到这里,陈鲁豫突然说:“大妈是不是说原来韩红也亲自上厕所啊!”韩红回应道:“你这么说等于是骂我!”陈鲁豫见状只能尴尬地笑。

  采访易建联的那一期,陈鲁豫让阿联为面朝大海的窗户选某种颜色的窗帘,阿联说他不会选择装窗帘,让窗户空着很有个性,无敌的海景哪需要窗帘遮挡。可陈鲁豫硬是让他选,“作为主持人缺乏应有的应变力”。在阿联选完白色之后,陈鲁豫惊讶地说道:“真的啊?我也是选白色啊。选白色说明我们这类人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很容易就把对方俘虏。”这段话又把网友给雷到了。

  还有网友反映,陈鲁豫在节目中喜欢插话、“抢风头”,经常笑得很大声、有失形象等等。“陈鲁豫,我看你还是回炉好好学习学习什么是主持吧!”有网友干脆这样“建议”道。

  这几天在网上,有不少网友对陈鲁豫录制的节目提出了质疑。一个网友说:“实在受不了她,当主持旅游节目呢,当记者们都在前方冲锋陷阵地采访,她悠闲地在都江堰闲逛,在废墟里面翻来翻去,翻了快十分钟,看到一个小孩的化学本的时候,竟然说了句:天哪,他还在不在啊。面前就是救援人员在紧张地施救,她在旁边不停地说:我觉得他们非常非常可爱,真的,他们非常非常的可爱。对她的言辞,我彻底无语!”另一名网友说:“我感觉她的一举一动都很做作。到那里拍了几个镜头就跑回香港了,请问在镜头前晃那两下子有什么意义吗?别的记者可都是在那里坚守多天的,她跑到灾区的边缘秀几分钟就走了,这不是给灾区的公路添堵吗?这不是给灾区添麻烦吗?这个样子真像旅游的!”

  还有网友指出:“她放下遇难学生的本子,还拍拍手上的灰尘,怕脏了手,哪有这样的现场记者?而且采访水平太低,话都是一句一句挤出来的。”“在灾区的残垣断壁面前,在挥汗如雨的救援人员面前,她架在一丝不乱的头发上那副CHANEL眼镜,让我忍无可忍……”“

  你陈鲁豫好歹也做了主持人十几年了,你怎么能这么瞎整呢?我表弟原来上小学五年级,学习本来还是前几名的,某天看了你的节目后智商急剧降低,搞的最后反而要回到学前班去重新启蒙了!你在节目里施了什么魔法让他的智商急剧降低到如此程度呢?

  一般来说,陈鲁豫在采访之中,她那个著名的ET大脑袋似乎空空如也!即没有概括能力,也没有任何的耐心听嘉宾说完一句完整的话的,完全缺乏抓住嘉宾谈话里核心意思的能力,而通常谈话节目必须却非要有这种能力不可,否则就驾驭不了采访的结果,她陈鲁豫除了连珠炮似的打他人的岔外,最大的法宝也是遮丑的方式,就是有口无心的重复被采访者谈话里的最后几个字,也不管这几个字在上面那句话中有无重要作用————这对陈鲁豫来说是个绝妙的方法,因为有现场的许多观众,这样做至少可以避免以前她做采访时经常出现的的冷场尴尬局面。

  陈鲁豫:老外的脖子?你掐老外的脖子呀,老外的脖子是不是很有男性魅力呀?不过老外的脖子经常会洗,你的脖子会天天洗吗?

  嘉宾:啊?洗什么?!然后,我骂我的女朋友,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号称才女?!勾引老外、一脚两船这就叫才女?你以为你是鲁豫呀?

  我个人认为中国要称霸世界也根本不需要什么航空母舰之类的了,要占领一个国家首要的是要降低他们的智商!反正陈鲁豫又会英语,不如就叫陈鲁豫开个“智商急降神风特攻英语台”得了,说不定对美开播后美国人的智商就真的会急剧下降呢!中国愤青们也可乘机一举就拿下美国了!

  一、陈是我国矫情文化、弱智大众文化的一个缩影。国民素质教育、美学教育的缺失从陈鲁豫的个人行为集中的表现了出来。

  陈鲁豫看起来很斯文,但通过看她的采访,你就会得出一个此人是个极端没涵养没家教的结论。虽说她出身于广播世家,也可算是高级知识分子了吧?又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又红又专的学生班干部,也在全国最高的广电学府深造过,更又出过国留过学,见过大场面了!也算得上是咱国广电界的杰出精英了,但是在她的节目中你却丝毫看不出她高质素的一面,反而像个懒婆娘教出来的没涵养的傻丫头一样!

  我和所有的观众最不明白的是,陈鲁豫在采访别人时,为什么老要摩擦鼻梁鼻孔、抠着鼻翼与人对话呢?这是个啥风度呢?你的鼻子真的很漂亮吗?我看未必!每当看见你边挠痒边提问题、边用小手挡着溢出的唾沫边发出日日日的笑声,我就觉得我该节省一次晚餐或者节省一次宵夜了!有一次我甚至看到她边抠着自己的葫芦小腿边与嘉宾大谈什么仪表风度的问题。害得我当晚宵夜的粥硬没喝下去!

  我就不明白这人的悟性怎么这么差?你做公众人物这么长时间了、出镜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就不注意下普通老百姓都注意的风度和涵养的问题?你身上体现的新中国广播教育成果就是以挖鼻屎为傲才恃物吗?最让人难受的倒不是她有以上缺修养的嗜好,而是她把这些恶劣举止当作个性和儒雅的同义词来演绎!你天天这般表演就是要为中国的广播教育水平做广告吗?

  本人05年的呛陈网文《申讨陈鲁豫的采访方式》我相信陈是看了,因为有好事者把它贴到了凤凰网站的“鲁豫有约”的栏目里,在那里甚至在天涯杂谈里,有几个回帖看得出那很可能是陈鲁豫回的。

  “陈鲁豫,不知道你的脖子为什么那么细,而脸盘又相对那么大?头发又剪得那么短?那打扮一半象唐老鸦.一半象E.T和忍者龟的结合体,你自己没什么美学素养不打紧,但希望尊重一下自己的观众! 不要糟蹋他们好吗?最让人不明白的是凤凰卫视对这重大的视觉障碍从来也不过问一下,让观众好失望!”。

  我以为这段话最让陈鲁豫记忆犹新或者恨之入骨!以致她后来谈起什么博克或者网络文章的时候无不咬牙切齿的!

  《心相约》出新版时,里面的所有陈鲁豫 “ET”似的短发照片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要么是“ET”之前的,要么是“ET”之后的照片!唯独没见“ET”的“正装照!”为什么?还不是被俺那篇网文呛的心里痛的结果!

  看过我那篇文章的朋友开玩笑说,她是不是帮以前的老外老公吹箫吹多了?看她老是空握着手放在嘴巴前的举动实在是搞不明白!这是底是广播学院所教的传统定架,还是的暖身动作?

  陈鲁豫有时因为她自己的采访不到位、或者被采访者没有经验,时不时会出现一些让人汗毛直竖的恶心场面,面对某些尴尬矫情过分的场面、面对让观众汗毛直竖的恶心情形,通常主持人得要有一种调侃的能力去减压,陈鲁豫却完全没这个能力!甚至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这种能力和素质!每当类似场面的出现,她非但不去控制反而会加剧这种场面!如果她的美学概念远低于大众而她又继续受刘长乐信任的话,那我们大家也只好是在醒酒的时候或者鱼刺卡着喉咙的时候再去看她的节目吧!

  记得有次采访两个恶心巴沙的老人,这两个老夫妻自认为天下“第一美女”和“第一美男”,老头子老骨头一把,却不请自来自恋十分的扭着屁股歪着脑袋在那里表演什么“西部牛仔走秀”,“奶油小生走秀”,观众看在眼里真的是火冒三丈,可是陈鲁豫却美滋滋的日日日日的笑个不亦乐乎!倒不是说老人不可以臭美,但是从心里学的角度讲,观众对这种自恋的时间长度已经产生相当反感的时候,主持人就该运用调侃和幽默去让嘉宾收敛了!但是陈鲁豫呢?完全在那里放纵!虽然电视里没见几个观众笑的,可陈鲁豫自己却在那里“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怪笑个不休!

  好奇怪的事是陈鲁豫这个纤秀的所谓“淑女”、“才女”老是发出粗鄙如街头小痞子般的笑声!不知道这个特殊的习惯是怎么得来的!不知道她为什么一高兴了就日日日日日的日个不休!

  她那种与众不同的“日日日日呃呃呃呃呃”的笑声不但刺耳而且显得,通常那不是妓女在叫床,就是焦大摸刘姥姥的乳房时所听到的愉快声音。那种笑声是正常人、正经的人绝对发不出的!更何况是有身份的人、更何况是个公众人物、更何况还要通过电视去把它放大!如果说这不是在贻害青少年的话,也是把的笑声放错了地方!

  三、她的采访是一个事前经过排练的、经常穿帮的、拙劣乏味的小品表演和发泄!

  大家知道真人秀的采访和小品的差别是很大的,陈鲁豫偏要把真人秀的现场采访变成拙劣的、排练欠火候的小品表演!你标榜卖的是新鲜的大白菜,但你卖给消费者的怎么是过时发酸的泡菜?这样蒙骗我们消费者怎么不觉得羞耻?既然你知道结果你还装出一副无辜的天真地样子去发问,是不是欺负我们智商都比你差?看你这种装模作样拙劣透顶的表演,还不如去看单田芳卖时讲的评书、李金斗卖性药时表演的相声!

  谈话节目或者采访节目的最精彩之处应该是谈话对象的不可知性,现场性、暴发性,以及真实情感的真实流露。而在陈鲁豫的采访过程中却完全看不到这点。陈鲁豫虽然是没有能力去驾驭这种场合,不过她也有她的招,她所主持的所有的采访段落都已经和嘉宾沟通好了,只不过在摄像机前做个样子,再问一遍而已,她时常会假装天真又装得不太像的问一些傻问题,比如——“真的?你就真的爱上了王妃?”还没等嘉宾回答,傻陈就转头对观众自问自答的说到:“李丫鹏和王妃在本世纪最伟大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他们心心相印、海枯石烂,永不变心,二十一世纪见证着鹏妃的伟大爱情!”还没等嘉宾插上嘴,她又明知故问“你们有生小宝贝吗?”嘉宾还没张嘴,她就说:“是男的还是女的?”嘉宾还未张口,陈鲁豫又冲着观众自导自演起来“大家看屏幕,鹏菲生了个女孩,起名李盐,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这是他们伟大爱情的新的见证!”嘉宾没被其它媒体给气死的话,那差不多就要被陈鲁豫给憋死了!

  人家胡瓜和吴宗宪通过自己的美学素养和强大的综合知识能力以及现场判断能力,能够把平凡的乏味的采访对象变得生动盎然,特别是针对一些难采访的对象如小孩、木纳口拙者、缺乏表现能力者、过分矫揉造作的人,他们都会对通过搞笑调侃的方式对这些对象做精彩和趣味的雕塑,把平乏的东西变得精彩活泼耐看。

  而陈鲁豫是恰恰相反,她的特点是把优秀或者不优秀的采访对象泼上一堆她自己拉出来的酸粪,然后起劲的在这堆酸粪上捏摸着、亲昵着、舔吮着。有时别人想躲开她的酸粪,她就专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撒泡骚尿在你身上。使好好的一个采访对象被她糟踏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也有些厉害的嘉宾,每当陈鲁豫难以摆布的,那么陈鲁豫就采取了小女人耍无赖的态度来,挑衅和干扰嘉宾的现场发挥,有次采访英达的时候,她提了问题又自问自答,如此反复了几次“当时你们情景剧现场的观众是真的请来的吗?对,好像你们是放的录音”,当时你爸爸在做文化部副部长,他后来到你们组来拍戏了吗?对好像我记得他来了,,,,,,,,(如此等等一大堆)”

  英达这时急了,“哎,我说鲁豫,你提了问题得让我把问题回答呀,我这刚说两句,包袱还没抖呢,你就把它戳破了,你说你急不急人?!”

  陈鲁豫又发出了日日日日的笑声(刺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我就不说了,你接着往下说,

  陈鲁豫:(打断)你们就怎么好上去了呢?哎,听说你们现在结婚了,哎,那你现在还经常跟梁欢天天见面吗?”(超级废话)

  英达:都被你说完了,你都说到结婚的事情了,还问我们是不是“天天见面”是啥意思?

  她采访东北那个变性人的一次实在是太恶心了,看了那期节目我起码两天没有进食,我个人并不反对变性人的个人选择,但是就如同正常生活中的每个个体一样,也有让人很舒服的很美的变性人,也有让人感觉很丑恶心的变性人,那一期选择了那个有家庭的变性人,选择本身就是个很恶心的失败,那个变性人的恶心并不是在于变性本身,他把变性的前卫荒诞和陈腐传统的家庭教义竟然四不象的糅合在一起,那感觉就像边拉屎边吃饭似的,从另一方面来说陈鲁豫就是这一恶心场面的策划人,陈鲁豫企图在这里也来打感动牌,“有请变性人的妻子某某”“有请变性人的女儿”我不明白为什么以下的场面陈鲁豫不觉得恶心————

  那变性人高头大马,宽肩阔背,没有1米9也有1米85,如果你闭着眼睛听他讲话,你就以为是隔壁的大婶严重伤风感冒时发出的沙哑声,她时常像小姑娘似的羞涩的扭着脖子,露肉的牙床随便的就冲出了鲜红的嘴唇,烟垢深深的刻在长长的牙缝中,贼溜溜的小眼睛里无时无刻都充满着幸福感!不知周星驰以后“如花” 演员的人选有没有再挑选的意思,也不知他是否会选陈鲁豫经纪人。

  好怪哟,陈鲁豫此刻脸上泛出激动和开心的红晕,看着变性人的样子似乎就见到了,,,,算了也懒得描绘了!

  在陈鲁豫的忽悠下那变性人粗鄙的老婆上来了,十七八岁的女儿也来了,看来为了响应贯彻档中央和谐的号召,体现亲情感动的老一套,陈鲁豫给他们营造了一个亲亲热热充满温馨的场面,问了一些实在是温馨过头、和谐过分的问题

  “您会用你老婆的胸罩吗?”“俺老婆不用胸罩,俺都是自己出去买的”“你女儿会偷用你的唇膏和指甲油吗?”“你会用它的睫毛钳呀?”她就只差没问“您们家三口会用一个牌子的卫生棉吗?”

  采访李敖大师的时候,我真为她的弱智和无知感到羞愧,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的“日日日日日日日日”的笑个不停!

  李敖说;60年代大陆文革期间,身在台湾的李敖脑后长有反骨,当时他为了学思想、为了学文革,他自己在台湾也开始学着破起“四旧”来了,到了过年不赌博、不守夜、不收红包、也不送红包,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

  陈鲁豫这时候爆发出傻子般的日日大笑————见过她日日的偷笑,那种“哈哈日日哈哈饿饿”的大笑还是第一次见,她用以下十分弱智的口气说“那是过年呀,我们大陆也没有规定不准赌博、不守夜、不包红包呀,您大师可真,,,”

  陈鲁愚,作为中国的公众人物你问出这样弱智的话真是对经过那一段历史中国人的严重侮辱!

  在那个最残酷的年代岂止是“不准赌博、不守夜、不包红包”?!在那个连灵魂都要管的年代,这种最起码的家喻户晓的规定谁都是知道的,陈鲁愚,我知道你没家教,但是身为公众人物难道你一点都不屑于了解最起码的历史吗?

  当时李敖在纠正你说:“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嘛!”但是你个傻二楞怎么回答的:“我们大陆什么时候也没有这样的规定呀,您大师真是太搞笑了呀,哈哈哈哈日日日日日,,,”

  看了这么多年陈鲁豫节目发现陈鲁豫丝毫没有任何的进步,反而越来越浅薄,无论是她的语言还是她的内涵她的风度举止!至此我真有点怀疑刘长乐的品味和真实水平了!真的!

  她的采访活动完完全全是一种活动,之所以说它是活动是他只管她自己的兴趣,完全缺乏观众观念,概括能力、临场掌控能力很是差劲,往往提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观众们想提的问题,她自己对美学的领悟能力甚至要低过观众,真的就想劝她,别再出来忽悠观众了!

  有一次她采访一个非常活泼调皮的混血小男孩,她几乎都不知道怎么问法!“一年级一班的?一班好吗?”, “有人说你像周润发吗?”“没有”,“有没有人说你像尼古拉斯凯奇?”“嗯?”

  这真是莫名其妙,首先那孩子和周润发和尼古拉斯凯奇的模样和年岁都差的很远,而且尼古拉斯凯奇不要说小孩子连大人都没有几个知道的,她怎么会提出如此无厘头的奇怪问题来?陈鲁豫,我真想问你,你的薪水到底多少嘛!

  用我们这些粗俗人的话来说“没生过孩子不知道生孩子的痛苦!”确实陈鲁豫对儿童提这么傻比的问题是不是因为她没有生过孩子的原因,咱就不得而知了!

  从电视上看,陈鲁豫的形象越来越不可思思议了!大脑袋上蓬着毛笔似的头发、娇滴滴的眯缝着眼下配合着刀斩下来似的平胸,再加上露牙肉的嘴巴里发出那无厘头般日日的笑声



相关阅读:万博

万博万博 |万博公司要闻 |万博解决方案 |万博企业文化 |万博关于 |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