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

谁知道一些名人对陈鲁豫的评价

时间:2019-06-28 07:47     来源:万博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1-26展开全部“2000中国电视节目榜”日前揭晓,陈鲁豫荣获年度女节目主持人。言及此次获胜的感受,陈鲁豫高兴地说:“这是香港传媒第一次与内地传媒一起角逐‘最佳’荣誉,而且是纯民间的选举,令我很直接地感觉到观众的存在,也使我今后做节目更有针对性。”让我们走近这位———

  每天早晨,你都会在凤凰台频道上看到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从七点开始,国际大事、金融风云……那些错综复杂的事情,她都会一件件轻松自如地介绍给你。没有一般新闻主持的剑拔弩张和照本宣科的严肃规整,她喜欢“说新闻”。当你习惯每天早上搭乘《凤凰早班车》时,你会发现,在明星满天的今天,陈鲁豫确是用实力说出了令人眩目的辉煌。

  陈鲁豫上海出生,北京长大,1988年考上北京广播学院国际新闻专业时,压根儿没想到将来会吃电视这碗饭。那时,她想当个国家领导人的翻译,或者到联合国去做同声传译,但人生很少会按儿时的梦想展开,更何况陈鲁豫是个不喜欢设计自己的女孩子。

  陈鲁豫承认自己是个迷恋镜头的人。只要那个红色的小灯一亮,她就兴奋,每天四点钟起床的苦楚全抛在了脑后;小灯一灭,她立刻东倒西歪不成样子。她毫不讳言自己是个工作狂,她喜欢给自己加压力。比如住房,就挑到距公司步行十多分钟的地方。即使如此,仍觉得意犹未尽,最好搬到电视台里面去住,早上洗把脸就可以上镜头拼命。为做好澳门回归、千禧之旅两个节目,她抱回家一大摞材料,家里的地板上分门别类地摊满了资料,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整个人也变得像个资料播放机。其实,“我也不是做电视主播才敬业的,从小我就是个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好的人。”

  做电视必须有灵活多变的能力。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后,当烈士遗体运回北京时,凤凰台决定由陈鲁豫主持直播,因收不到信号,直播取消。做完“早班车”的她刚回家卸完妆,突然接到台里的电话:“鲁豫,有信号了,马上回来!”一看表,仅剩20分钟了,她火速赶到台里,被导演赶着就进了直播室,来不及喘口粗气,那个小红灯已亮了,陈鲁豫张口就得说话。通常,这类直播,主持人说上两三分钟后,就会把镜头切到现场,可是导演说:“鲁豫,我们接不到现场画面,你得往下说,千万别停!”就这样,她一口气说了20分钟,多亏鲁豫这张嘴补台。

  “千禧之旅”陈鲁豫去的是以色列、约旦那一带。阿布杜拉在一个小镇召开的工作会议上慷慨激昂地讲话,陈鲁豫根本接近不了他,只有一个凤凰的摄影师在前面拍片,她觉得这样不行,于是跟保安说,我要给他送电池去,保安允许后,她就披着大红围巾跑到前面,在阿氏跟前晃来晃去,刻意让阿氏看见她,会后,终于得以采访。凤凰台由此成为阿氏当选国王后唯一一个采访他的中文媒体。事后,她感慨到:“天啊,这种招摇的事情居然也做得出来,我其实是个很内向很含蓄的人。”为了工作,她改写着自己。

  其实,电视这东西带给她的哀痛不少。为了电视,她不得不把自己封闭在工作里,外面丰富的世界好像跟自己完全无缘。“不要看我每天都忙得人仰马翻的,但真叫我休息一下,我又觉得寂寞,就是有五分钟空着,我也会坐立不安,我已经不会享受没有压力的生活了。”

  鲁豫是个很纯粹的人,她说自己是受心指使,不受大脑指使的那种人。十年不变的发型,十年不变的鲁豫式微笑,鲁豫拥有众多的认同者。

  但是以不变应万变的鲁豫最近有点儿变化,是感情上的。鲁豫说:“我是读琼瑶小说长大的,对爱情充满幻想。相信两个人在一起一定是因为爱情,如果爱情不在了,就应该选择分开。英语里有句这样的话,很多婚姻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两个人都害怕孤独。虽然,我并不是一个害怕改变的人,但我觉得生活有变化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了变化,就应该根据变化重新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生活方式。我觉得做人应该追求一种很纯粹的东西,不要退而求其次。”

  说起放弃婚姻,鲁豫说:“工作忙和文化差异都不是原因。我相信,如果一个人有很好的爱情,无论他多忙,他都会有精力,有时间去维系;如果感情是真空,才希望用忙来解脱。虽然他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但缘分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我的英文非常好,他的中文也非常好,我们在一起,我讲英文累了,就改讲中文;他讲中文累了,就改讲英文,语言对于我们两个人交流没什么问题。我们曾一起度过一段十分美好的时光。当对彼此生活不再感兴趣,不能再共同分享一些东西的时候,缘分就尽了。

  鲁豫爸爸曾对她有过精辟的评价:好养活,难侍候。所谓好养活,是就物质生活而言,吃饱喝足即可。难侍候,是就精神生活而言,是指她对很多生活细节都要求很高,她是个心里很有主意的人。她说:“我这个人脾气很犟,我认准一件事,别人劝我别那么干,我耳朵当时是在听,但转过头来我肯定还会照自己的意思去做。我觉得‘轴’一点儿也好,尤其做电视这一行,‘轴”可能反而会坚持自己更多一点儿东西。”

  北京是陈鲁豫心目中唯一有家感觉的地方,香港是个让她走红的地方,在那里住了三年多,仍感觉那里的一切都是暂时的。陈鲁豫坦言不能融入其中,不懂欣赏香港乐趣,三年没看过一部港产电影,还不喜欢那里老是湿乎乎的天气。

  鲁豫说:“我是一个特别矛盾的人,我很希望每天早晨不要被闹钟吵醒,也不要被人叫,欣欣然醒来,打个电话,约朋友吃吃饭,或做做头发,逛逛街,这是我希望的生活,但我知道做不到,因为我是一个必须有事做的人。同时,我又不希望把自己搞得像个女强人,我觉得,很多时候那种很事业的人是迫不得已的,他们的生活之外,很少有真正的乐趣。”

  “我操持家务的能力几乎为零,让我整理书柜,最后结果肯定是所有的书在地上,我坐在那儿看书。我不会做饭,打扫房间请的是菲佣。今年情人节,我和柯兰一起坐飞机回香港,一下飞机,我马上打电话给我的菲佣,请她来帮我打扫卫生。挂下电话,我特别郁闷,跟柯兰说:‘今天是情人节,我到香港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菲佣的。’然后,我们俩儿哈哈大笑。”

  2013-09-09展开全部近两年看鲁豫有约发现几年主持风格始终不改,甚至有做作、装可爱之嫌,由于资历增长助长了个人以资论事的个人气焰!



相关阅读:万博

万博万博 |万博公司要闻 |万博解决方案 |万博企业文化 |万博关于 |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1